书草寻韵>仙侠>老攻终将沦为他人胯下之物 > 极度的恐惧或许是极度的渴望
    凌肃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声音听起来很是难受,好像秦世峻在对他做什么极其过分的事,可沈清然并不能听到代表着激烈性爱的肉体碰撞声,隔壁除了凌肃带着哀求的呻吟并没有额外的声音,越是这样越勾着沈清然好奇秦世峻在坐什么,无数淫邪的画面猜想随着凌肃脆弱的声音跃进鼓膜浮现,让沈清然几乎要忍不住也跟着轻哼,却因为旁边“熟睡”的宋翊锟只能苦苦忍住。

    可他若是睁眼必定能看到宋翊锟眸中自己的痛苦脸庞,可宋翊锟的眼眸好像镀了一层薄雾,分明睁着却并无光彩。

    秦世峻低笑着,慢慢地,凌肃原本平直的呜咽开始变得婉转,他的唇舌似乎正被人含在嘴中亵玩,被迫绷直的舌根只能像口齿不清的痴人一样,呻吟也是浑浊的。

    这声音由一开始单纯的痛苦,逐渐染上了哀求,又开始被欢愉挤占,在婉转间竟然又似弹崩的弦,带着破碎的余音续写诉不完的淫情。

    当唇舌分离的一瞬,再出声,已是让人脸红心跳。

    “啪~”

    不再是粗暴简单的肉体碰撞声,那穴已经软嫩多汁,勾连着粗大阳具,摩擦间定有蜜汁倾泻。

    “舒服吗?”

    “嗯~”

    “跟着老公说得做,保证让你更舒服,像撒尿一样用力。”

    “对,老公感受到了,来,往后面点发力,对~保持住,不许放松……”

    凌肃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声音听起来很是难受,好像秦世峻在对他做什么极其过分的事,可沈清然并不能听到代表着激烈性爱的肉体碰撞声,隔壁除了凌肃带着哀求的呻吟并没有额外的声音,越是这样越勾着沈清然好奇秦世峻在坐什么,无数淫邪的画面猜想随着凌肃脆弱的声音跃进鼓膜浮现,让沈清然几乎要忍不住也跟着轻哼,却因为旁边“熟睡”的宋翊锟只能苦苦忍住。

    可他若是睁眼必定能看到宋翊锟眸中自己的痛苦脸庞,可宋翊锟的眼眸好像镀了一层薄雾,分明睁着却并无光彩。

    秦世峻低笑着,慢慢地,凌肃原本平直的呜咽开始变得婉转,他的唇舌似乎正被人含在嘴中亵玩,被迫绷直的舌根只能像口齿不清的痴人一样,呻吟也是浑浊的。

    这声音由一开始单纯的痛苦,逐渐染上了哀求,又开始被欢愉挤占,在婉转间竟然又似弹崩的弦,带着破碎的余音续写诉不完的淫情。

    当唇舌分离的一瞬,再出声,已是让人脸红心跳。

    “啪~”

    不再是粗暴简单的肉体碰撞声,那穴已经软嫩多汁,勾连着粗大阳具,摩擦间定有蜜汁倾泻。

    “舒服吗?”

    “嗯~”

    “跟着老公说得做,保证让你更舒服,像撒尿一样用力。”

    “对,老公感受到了,来,往后面点发力,对~保持住,不许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