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灵异>精英刑警被邪教洗脑沦为警犬(破云吞海同人 袜控 有女) > 1甜美梦境碎裂,重回现实的刑警队长正在与女子交欢?
    【唔。。哼啊。。。不。停。。啊】

    斑驳的吻痕从柔韧的脖颈窝里一路延伸至脊柱的中央,像烧红的烙铁印刻般刻在细润的皮肤上,背肩上的刺青随着急促的喘息声上下颠簸,仿佛像是一只活鸟扇动着它灵巧的翅膀企图挣脱此刻束缚着自己的。。。

    【吴雩。。。不要停是吗。。。。】

    一双强健有力的臂膀环上吴雩的胸腔,将那只妄图飞离的”鸟”死死地攥进自己的心窝里。

    【艹。。。步重华你个骗子。。。。鬼TMD。。。今晚早睡。。。啊。。。啊。。】

    【哦?那是谁骗我今天只抽最后一根,却又偷藏两根想趁我睡着的时候干坏事的?嗯?】

    步重华那洁白整齐的皓齿含起身下人红到发紫的耳垂,那只会在床地间的耳鬓厮磨时才会发出的声音,对,就是着该死的能把人轰晕过去的低音炮像小棉棒一样搔挠着耳道和更深处的鼓膜,而在看不见的口腔内侧里,灵活的舌尖正用那颗粒饱满的舌蕾舔刷着吴雩耳朵上最敏感的部位一遍又一遍,丝毫不觉得疲倦。

    别看他白天一副洁身自好的精英范,一到床上鬼知道他哪学来的损招天天逼着自己求饶,求他快点进。。。

    【我。。。我明天给你做饭还不成吗?别。。别舔了。再舔就。。啊啊——!】

    【等不到明天了。。。今天就得还。。。唔嗯。。。】

    步重华刚松开嘴里的耳后根子,立马又吻上了吴雩那喷薄着细蜜汗珠肩头,他贪恋着这具身体的热度,环抱在胸口的双臂又往里缩了缩,瞬间,靠着自律到极致练就的宽阔背脊上,那如群峰般削凿成块的肌肉跟着他们一浅一粗的气息山峦叠动。

    【艹。。别乱摸。。。昨天就是乱摸。。。。唔。。呼。。没爽。。就射了。。。。】

    【唔。。哼啊。。。不。停。。啊】

    斑驳的吻痕从柔韧的脖颈窝里一路延伸至脊柱的中央,像烧红的烙铁印刻般刻在细润的皮肤上,背肩上的刺青随着急促的喘息声上下颠簸,仿佛像是一只活鸟扇动着它灵巧的翅膀企图挣脱此刻束缚着自己的。。。

    【吴雩。。。不要停是吗。。。。】

    一双强健有力的臂膀环上吴雩的胸腔,将那只妄图飞离的”鸟”死死地攥进自己的心窝里。

    【艹。。。步重华你个骗子。。。。鬼TMD。。。今晚早睡。。。啊。。。啊。。】

    【哦?那是谁骗我今天只抽最后一根,却又偷藏两根想趁我睡着的时候干坏事的?嗯?】

    步重华那洁白整齐的皓齿含起身下人红到发紫的耳垂,那只会在床地间的耳鬓厮磨时才会发出的声音,对,就是着该死的能把人轰晕过去的低音炮像小棉棒一样搔挠着耳道和更深处的鼓膜,而在看不见的口腔内侧里,灵活的舌尖正用那颗粒饱满的舌蕾舔刷着吴雩耳朵上最敏感的部位一遍又一遍,丝毫不觉得疲倦。

    别看他白天一副洁身自好的精英范,一到床上鬼知道他哪学来的损招天天逼着自己求饶,求他快点进。。。

    【我。。。我明天给你做饭还不成吗?别。。别舔了。再舔就。。啊啊——!】

    【等不到明天了。。。今天就得还。。。唔嗯。。。】

    步重华刚松开嘴里的耳后根子,立马又吻上了吴雩那喷薄着细蜜汗珠肩头,他贪恋着这具身体的热度,环抱在胸口的双臂又往里缩了缩,瞬间,靠着自律到极致练就的宽阔背脊上,那如群峰般削凿成块的肌肉跟着他们一浅一粗的气息山峦叠动。

    【艹。。别乱摸。。。昨天就是乱摸。。。。唔。。呼。。没爽。。就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