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竞技>热潮与冰川[校园1V2] > 还作数吗?
    贺熠回来的时候,傅九溪还在浴室没出来,他百般无聊地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哩的水声。

    思绪不知不觉回到第一次梦见傅九溪的那晚,也是在自己家,虽然是一场梦,但至今都回味无穷。

    一想到nV孩在自己家洗澡,用他的洗发水、沐浴露,浑身上下都沾满他的味道,他激动难耐的ROuBanG不争气地y了起来,本来不明显的部位随着K子瞬间凸起,让人不得不注意。

    他把K子内K扯了扯,握住j身撸了几下,原本浅粉sE的r0U柱因为充血过度而变成了深紫sE,完全B0起后,直挺挺且微弯的ROuBanG再也藏不住,从内K中探出个圆硕的大gUit0u,顶端还分泌了不少透明的JiNgYe。

    贺熠压喘息着,虽然知道nV孩在里面听不到,但还是不想让她知道自己臆想着她做这件事,她会反感。修长的手指握在r0U柱,觉得还不过瘾,速度加快,越握越紧,越撸越快,盘绕在柱身上的青筋鼓胀起,涨大到极致b手腕都粗,视觉看着极为震撼,若是V孩花x里,连人带b肯定都受不了。

    不一会儿,卧室里传来轻微的手掌和yjIng撞击时的啪啪声,还有男人压抑地喘息声还夹带着痛楚兴奋的闷喘。

    S出来的那一刻,贺熠脑海里无耻的想着一定要在傅九溪浑身上下,连从脚趾头到发丝都印下自己的特殊记号,让她身T的每个颤抖战栗都是来自于他贺熠,b也是自己能C,让她每时每刻都想着和自己接吻、抚m0、za,身心都在专心致志地取悦他、喜欢他。

    从头到脚,连带着一颗心都属于他贺熠一个人。

    但这想法只停留在脑海里几秒钟,贺熠知道,凡事不能太急躁,既然他认定了傅九溪,在对待nV孩时要b平常更加有耐心更加温柔才对,而不是像今天下午这样和她置气。

    贺熠趁傅九溪还没出来,cH0U出几张纸巾把手上的JiNgYe擦g净,又换了一身清爽舒适的衣服,然后拿出新的被子放在公寓里唯一一张大床上,自己床上的薄被则是放在沙发上。

    ‘咔嚓’一声,傅九溪从浴室走出来,她在浴室已经吹过头发了,自然微卷的头发半g的垂到腰部,穿着宽大的浴袍,露出优越白皙的天鹅颈,脸上未施粉黛,凝脂玉般的肌肤带在热气沸腾后的自然红晕。

    贺熠回来的时候,傅九溪还在浴室没出来,他百般无聊地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哩的水声。

    思绪不知不觉回到第一次梦见傅九溪的那晚,也是在自己家,虽然是一场梦,但至今都回味无穷。

    一想到nV孩在自己家洗澡,用他的洗发水、沐浴露,浑身上下都沾满他的味道,他激动难耐的ROuBanG不争气地y了起来,本来不明显的部位随着K子瞬间凸起,让人不得不注意。

    他把K子内K扯了扯,握住j身撸了几下,原本浅粉sE的r0U柱因为充血过度而变成了深紫sE,完全B0起后,直挺挺且微弯的ROuBanG再也藏不住,从内K中探出个圆硕的大gUit0u,顶端还分泌了不少透明的JiNgYe。

    贺熠压喘息着,虽然知道nV孩在里面听不到,但还是不想让她知道自己臆想着她做这件事,她会反感。修长的手指握在r0U柱,觉得还不过瘾,速度加快,越握越紧,越撸越快,盘绕在柱身上的青筋鼓胀起,涨大到极致b手腕都粗,视觉看着极为震撼,若是V孩花x里,连人带b肯定都受不了。

    不一会儿,卧室里传来轻微的手掌和yjIng撞击时的啪啪声,还有男人压抑地喘息声还夹带着痛楚兴奋的闷喘。

    S出来的那一刻,贺熠脑海里无耻的想着一定要在傅九溪浑身上下,连从脚趾头到发丝都印下自己的特殊记号,让她身T的每个颤抖战栗都是来自于他贺熠,b也是自己能C,让她每时每刻都想着和自己接吻、抚m0、za,身心都在专心致志地取悦他、喜欢他。

    从头到脚,连带着一颗心都属于他贺熠一个人。

    但这想法只停留在脑海里几秒钟,贺熠知道,凡事不能太急躁,既然他认定了傅九溪,在对待nV孩时要b平常更加有耐心更加温柔才对,而不是像今天下午这样和她置气。

    贺熠趁傅九溪还没出来,cH0U出几张纸巾把手上的JiNgYe擦g净,又换了一身清爽舒适的衣服,然后拿出新的被子放在公寓里唯一一张大床上,自己床上的薄被则是放在沙发上。

    ‘咔嚓’一声,傅九溪从浴室走出来,她在浴室已经吹过头发了,自然微卷的头发半g的垂到腰部,穿着宽大的浴袍,露出优越白皙的天鹅颈,脸上未施粉黛,凝脂玉般的肌肤带在热气沸腾后的自然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