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青春>(gb)交响沉/沦 > 10 她早就腐烂了
    “把你的手从他身上拿开。”

    一道精疲力竭的女声从后方传来。

    伊藤衡真的手一顿,奇怪地向后看去,然后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

    原本被绑在椅子上的祝栖迟不知何时解开了束缚,皱眉揉着手腕,一步步向大堂中央走来。

    一直不声不响如木偶的少女突然被注入了神智似的,举止怪异,一时镇住了她身旁的所有人。

    “你……你?”伊藤衡真不确定地指着她,“你怎么解开绳子的?”

    眼下青黑一片的少女弯起唇角。她黑发如瀑,面色惨白,偏偏嘴唇红润,当真怪异非常:“我也不知道啊,不如你猜猜?猜中了,奖励你一条命。”

    “祝栖迟,不准过来!”跪在地上的颜西柳呼吸都停住了,厉喝道。

    他作出耻辱欲死的作态,就是为了激发伊藤衡真的施虐欲,尽量拖延时间。一小时后带人赶来的宋熠,兴许还有救下祝栖迟三人的机会。

    届时他死都死了,身后荣辱便再无所谓。

    没想到在这最关键的时刻,祝栖迟竟看着像是恢复了正常。

    “把你的手从他身上拿开。”

    一道精疲力竭的女声从后方传来。

    伊藤衡真的手一顿,奇怪地向后看去,然后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

    原本被绑在椅子上的祝栖迟不知何时解开了束缚,皱眉揉着手腕,一步步向大堂中央走来。

    一直不声不响如木偶的少女突然被注入了神智似的,举止怪异,一时镇住了她身旁的所有人。

    “你……你?”伊藤衡真不确定地指着她,“你怎么解开绳子的?”

    眼下青黑一片的少女弯起唇角。她黑发如瀑,面色惨白,偏偏嘴唇红润,当真怪异非常:“我也不知道啊,不如你猜猜?猜中了,奖励你一条命。”

    “祝栖迟,不准过来!”跪在地上的颜西柳呼吸都停住了,厉喝道。

    他作出耻辱欲死的作态,就是为了激发伊藤衡真的施虐欲,尽量拖延时间。一小时后带人赶来的宋熠,兴许还有救下祝栖迟三人的机会。

    届时他死都死了,身后荣辱便再无所谓。

    没想到在这最关键的时刻,祝栖迟竟看着像是恢复了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