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青春>(gb)交响沉/沦 > 20 几乎可以称为恨意
    祝栖迟没忘记自己穿的是一本言情,里面是有本来的男主和女主存在的。

    所以她捏着曾装有纪氏集团偷税漏税与违法乱纪证据的U盘找上了男主翟舒阳。

    翟舒阳的祖父是警视厅高层,父亲没有子承父业,而是与翟舒阳母亲白手起家,做成商业龙头,儿子又考上警察学院,继承了家族在警视厅的人脉。

    男主算是标准的“贵族警察”,案子专挑难搞的,去现场开奥迪,住市中心寸土寸金的高层公寓,不用颜西柳的名义找他,祝栖迟颇费了一番功夫。

    高档住宅区物业置有专门的会客区,祝栖迟到的比预定时间早十五分钟,又多等了半小时,喝了一肚子菊花茶,翟舒阳才姗姗来迟。

    他穿着价格昂贵的白色休闲西装,皮鞋锃亮,黑色短发做了造型,狭长的眼角与上扬的眉峰都透出强大的自信与骨子里的傲然。

    和颜总裁走的是截然不同的风格。

    顶着男主暗带怀疑的视线,祝栖迟挥挥手,先让他验货。

    金融犯罪对翟舒阳来说是个陌生的领域,但他不是笨蛋,对着真实财务账表看不出什么,但违法乱纪的证据可再熟悉不过。

    翟舒阳合上电脑,眼神深沉中杂着审视,尖锐地盯着对面的女人。

    对方漫不经心地用小勺搅着咖啡拿铁,也不喝,就那么垂着眼坐着。

    祝栖迟没忘记自己穿的是一本言情,里面是有本来的男主和女主存在的。

    所以她捏着曾装有纪氏集团偷税漏税与违法乱纪证据的U盘找上了男主翟舒阳。

    翟舒阳的祖父是警视厅高层,父亲没有子承父业,而是与翟舒阳母亲白手起家,做成商业龙头,儿子又考上警察学院,继承了家族在警视厅的人脉。

    男主算是标准的“贵族警察”,案子专挑难搞的,去现场开奥迪,住市中心寸土寸金的高层公寓,不用颜西柳的名义找他,祝栖迟颇费了一番功夫。

    高档住宅区物业置有专门的会客区,祝栖迟到的比预定时间早十五分钟,又多等了半小时,喝了一肚子菊花茶,翟舒阳才姗姗来迟。

    他穿着价格昂贵的白色休闲西装,皮鞋锃亮,黑色短发做了造型,狭长的眼角与上扬的眉峰都透出强大的自信与骨子里的傲然。

    和颜总裁走的是截然不同的风格。

    顶着男主暗带怀疑的视线,祝栖迟挥挥手,先让他验货。

    金融犯罪对翟舒阳来说是个陌生的领域,但他不是笨蛋,对着真实财务账表看不出什么,但违法乱纪的证据可再熟悉不过。

    翟舒阳合上电脑,眼神深沉中杂着审视,尖锐地盯着对面的女人。

    对方漫不经心地用小勺搅着咖啡拿铁,也不喝,就那么垂着眼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