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奇幻>成为死宅魔王玩物的勇者们(np) > 榨G精灵初精、让精灵主动挺腰内S()
    9:榨gJiNg灵初JiNg、让JiNg灵主动内Sh

    可惜JiNg灵的nZI没勇者先生那般壮阔,只是微微凸起的r白小丘,r0u在手心里极为惹人怜Ai。

    他的N尖早在先前的亵玩中红y挺立,跟着茜尔r0Ucu0的动作在指缝掌纹间辗转磨蹭。

    贪吃的小b夹着他SJiNgcH0U搐的ji8一缩一缩地开始紧咬,半软下去的r0U物被它咬得受不了,抖动几下后重新振奋,再度撑开了甬道,将他方才sHEj1N来的JiNgYe堵在了里面。

    “又变大了啊,看来郁的ji8很赞成我刚才说的话,是不是?”茜尔笑着抬了抬PGU,让小b吐出大半充血的ROuBanG后,再快速下坐吞入,圆y的gUit0u趁这力道碾压过紧追不放的r0U褶,带起一阵舒爽的快感后狠狠撞击着深处的一点,顿时引出两道喘息与JIa0YIn声。

    JiNg灵的手还无意识地搭在茜尔的柔然丰满的nZI上,baiNENg的rr0U在他刚刚快感来临时一时收不住力道,留下了道微红的手印。

    茜尔看着郁深陷情cHa0失去焦点的眸子,突然俯身用他的手将留有红痕的nZI捧到他眼前,拖着委屈的调子抱怨道:“刚刚郁抓得我的nZI好痛……你看,都有印子了。”

    被唤回神,郁的目光聚拢,第一眼便看到借由他手挤在眼前饱满丰盈的rr0U,和雪白中突兀的红痕。

    他听见她腻着声音抱怨着那处的疼,要用他的手好好安慰安慰她被他弄疼的nZI,最好能把那红sE的手印r0u散。

    她使用着他失去控制的手掌裹住那对浑圆baiNENg的nZI,r0Ucu0的力道却不似安抚,重到rr0U在他指缝中爆出,印子不消反增,凸y的嫣红N尖在手心里来回地磨,磨得他全身的血汇集在深埋她x道里的X器,突突直跳。

    郁全身燥热,喉咙里g涩发痒,他试着出声劝说:“这样只……只会留更多印子……轻点r0u……”

    “印子好像确实变多了呢……可是郁不是JiNg灵牧师吗,为什么郁的手不能为我消除它们呢?”茜尔假装不知道房间有禁魔魔法阵,明明是她抓着郁的手使劲r0u着自己的nEnGN,却又蹙眉抱怨他不肯为她治疗,生气地用小b咬着ji8扭了扭胯部,绞得JiNg灵双眼又流出了泪来。

    9:榨gJiNg灵初JiNg、让JiNg灵主动内Sh

    可惜JiNg灵的nZI没勇者先生那般壮阔,只是微微凸起的r白小丘,r0u在手心里极为惹人怜Ai。

    他的N尖早在先前的亵玩中红y挺立,跟着茜尔r0Ucu0的动作在指缝掌纹间辗转磨蹭。

    贪吃的小b夹着他SJiNgcH0U搐的ji8一缩一缩地开始紧咬,半软下去的r0U物被它咬得受不了,抖动几下后重新振奋,再度撑开了甬道,将他方才sHEj1N来的JiNgYe堵在了里面。

    “又变大了啊,看来郁的ji8很赞成我刚才说的话,是不是?”茜尔笑着抬了抬PGU,让小b吐出大半充血的ROuBanG后,再快速下坐吞入,圆y的gUit0u趁这力道碾压过紧追不放的r0U褶,带起一阵舒爽的快感后狠狠撞击着深处的一点,顿时引出两道喘息与JIa0YIn声。

    JiNg灵的手还无意识地搭在茜尔的柔然丰满的nZI上,baiNENg的rr0U在他刚刚快感来临时一时收不住力道,留下了道微红的手印。

    茜尔看着郁深陷情cHa0失去焦点的眸子,突然俯身用他的手将留有红痕的nZI捧到他眼前,拖着委屈的调子抱怨道:“刚刚郁抓得我的nZI好痛……你看,都有印子了。”

    被唤回神,郁的目光聚拢,第一眼便看到借由他手挤在眼前饱满丰盈的rr0U,和雪白中突兀的红痕。

    他听见她腻着声音抱怨着那处的疼,要用他的手好好安慰安慰她被他弄疼的nZI,最好能把那红sE的手印r0u散。

    她使用着他失去控制的手掌裹住那对浑圆baiNENg的nZI,r0Ucu0的力道却不似安抚,重到rr0U在他指缝中爆出,印子不消反增,凸y的嫣红N尖在手心里来回地磨,磨得他全身的血汇集在深埋她x道里的X器,突突直跳。

    郁全身燥热,喉咙里g涩发痒,他试着出声劝说:“这样只……只会留更多印子……轻点r0u……”

    “印子好像确实变多了呢……可是郁不是JiNg灵牧师吗,为什么郁的手不能为我消除它们呢?”茜尔假装不知道房间有禁魔魔法阵,明明是她抓着郁的手使劲r0u着自己的nEnGN,却又蹙眉抱怨他不肯为她治疗,生气地用小b咬着ji8扭了扭胯部,绞得JiNg灵双眼又流出了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