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竞技>丈夫A变O以后(美强/双性) > 1、特殊X别监狱
    银河系,3237号行星,特殊性别监狱:

    “为什么不给他穿衣服?”魏湛青问这话的时候语调平缓,玉色的面皮上没有波澜,然而那双寒山翠雾般的眼里却在结霜。

    狱长苦笑着低下头,这几天吃过他手段的人都不会将这种平静当成温和,他必须小心应对,以防对方一个不顺心把整个监狱打包告上最高法庭。

    “他才做完手术,衣服会加剧...排异反应。”狱长想起这个词,一板一眼地说出来。

    魏湛青讽刺地看了他一眼,比起手段上的粗鲁,这些人遣词造句倒十分狡猾。他们在他腿间开了条口用以疏导过盛的Omega激素,同时刺激相应的性器官发育成熟,从医学的角度无可厚非,可对象是闻昭,他就克制不住挑刺的欲望,起码给块布,不必这样折辱人。

    他解下外披用力一抖,看也不看身旁冷声道:“麻烦去找件斗篷,等我查看过他的情况以后您再进来。”

    狱长诶了一声,麻溜走人。

    狭小牢房里充斥的情欲的味道,气味源头的情况糟糕,闻昭在窄窄的单人床上蜷成一团,光裸的背脊对着门,紧绷的臀肉一半压在身下,死死合住中间的缝隙,自腰沟凹槽滑进去的汗珠混着深处泌出的湿意将那弄得水光淋漓,蜜色的肌肉正无规律的痉挛,间或泄出几声压抑的粗喘,再无其他动静。

    魏湛青进去后定了定,恍惚想起这是结婚后他第一次看见他全裸的样子,以前从未在意的线条像幽夜里起伏的山峦,美的分外温柔。

    他迟疑着将外披盖上去,闻昭的反应比料想中更激烈,仿佛穷途末路时爆出的最后一搏,他曲肘用力向后面拐去,做出状似狠辣的战术动作,然而被攻击者一抬手,就接下了。

    他奇怪地看着自己的手,惯拿试管和笔的五指扣住坚硬的关节,并清晰地感受到那细微的战栗,心头涌上一股微妙的酸楚——闻昭居然孱弱到连他都隔不开了。

    这动作让他半个身子拧过来,魏湛青看见他胯下胀成酱色的阴茎在空气里晃了晃,最后沉沉歪在下腹,随着腹部的起伏艰辛地吐着汁水。

    银河系,3237号行星,特殊性别监狱:

    “为什么不给他穿衣服?”魏湛青问这话的时候语调平缓,玉色的面皮上没有波澜,然而那双寒山翠雾般的眼里却在结霜。

    狱长苦笑着低下头,这几天吃过他手段的人都不会将这种平静当成温和,他必须小心应对,以防对方一个不顺心把整个监狱打包告上最高法庭。

    “他才做完手术,衣服会加剧...排异反应。”狱长想起这个词,一板一眼地说出来。

    魏湛青讽刺地看了他一眼,比起手段上的粗鲁,这些人遣词造句倒十分狡猾。他们在他腿间开了条口用以疏导过盛的Omega激素,同时刺激相应的性器官发育成熟,从医学的角度无可厚非,可对象是闻昭,他就克制不住挑刺的欲望,起码给块布,不必这样折辱人。

    他解下外披用力一抖,看也不看身旁冷声道:“麻烦去找件斗篷,等我查看过他的情况以后您再进来。”

    狱长诶了一声,麻溜走人。

    狭小牢房里充斥的情欲的味道,气味源头的情况糟糕,闻昭在窄窄的单人床上蜷成一团,光裸的背脊对着门,紧绷的臀肉一半压在身下,死死合住中间的缝隙,自腰沟凹槽滑进去的汗珠混着深处泌出的湿意将那弄得水光淋漓,蜜色的肌肉正无规律的痉挛,间或泄出几声压抑的粗喘,再无其他动静。

    魏湛青进去后定了定,恍惚想起这是结婚后他第一次看见他全裸的样子,以前从未在意的线条像幽夜里起伏的山峦,美的分外温柔。

    他迟疑着将外披盖上去,闻昭的反应比料想中更激烈,仿佛穷途末路时爆出的最后一搏,他曲肘用力向后面拐去,做出状似狠辣的战术动作,然而被攻击者一抬手,就接下了。

    他奇怪地看着自己的手,惯拿试管和笔的五指扣住坚硬的关节,并清晰地感受到那细微的战栗,心头涌上一股微妙的酸楚——闻昭居然孱弱到连他都隔不开了。

    这动作让他半个身子拧过来,魏湛青看见他胯下胀成酱色的阴茎在空气里晃了晃,最后沉沉歪在下腹,随着腹部的起伏艰辛地吐着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