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历史>上岸(gl) > 18可怜
    用光车里剩余的cH0U纸才把后座收拾g净,两人挤在g燥的一侧,柳岸两条腿搭在周棉清身上,脚尖缠上她的小腿,手里拿着刚捡起来的袖扣,慢条斯理地给她换上。柳岸还没穿K子,周棉清很难说服自己不去在意眼皮底下那块藏匿于腿间的风光。

    内KSh答答的贴身穿着难受,柳岸g脆把换下来的旧袖扣包裹其中,r0u成一团塞进周棉清的包里。见柳岸糟蹋东西也懒得管,周棉清暂时不想说话,神情恹恹地靠着车窗,任由摆弄。

    “你为什么会在这儿?”休息够了,始终没等来柳岸的坦白,她才缓缓开口。

    “遛狗。”柳岸答得迅速,好似早有准备的问心无愧。

    “柳岸。”周棉清转头看过去,并不满意这个答案。

    当年那场大火登上头版头条,几乎成了所有人的谈资,柳岸虽然不涉及利益纠纷,但凤凰城是什么地方,消息四通八达,其中不少内幕。她非要选这个日子跑到三十公里外墓地边上的公园来遛狗,怎么可能是无意?

    “该去接tiny了。”柳岸岔开话题,从周棉清身上下来,捞起K子穿好,作势要开门出去。

    “多陪陪我吧。”周棉清拉住柳岸,哑着嗓子更显可怜,“今天好歹也是我成为孤儿的第四年。”

    果真停下动作,两人并排坐着,柳岸背挺得很直,好像答应陪她就真是同情心泛lAn,借给无依无靠的小孩一个肩膀。周棉清挽住柳岸的胳膊,温驯地偏头靠上去,x腔里发出沉闷的叹息。

    母亲的碑前常年有新鲜的红玫瑰,nV人生前极喜欢这俗透了的玩意,Si后还有人愿意为她准备。而那个早被人抛之脑后的男人,骨灰都不知道被扔在哪个垃圾桶。

    用光车里剩余的cH0U纸才把后座收拾g净,两人挤在g燥的一侧,柳岸两条腿搭在周棉清身上,脚尖缠上她的小腿,手里拿着刚捡起来的袖扣,慢条斯理地给她换上。柳岸还没穿K子,周棉清很难说服自己不去在意眼皮底下那块藏匿于腿间的风光。

    内KSh答答的贴身穿着难受,柳岸g脆把换下来的旧袖扣包裹其中,r0u成一团塞进周棉清的包里。见柳岸糟蹋东西也懒得管,周棉清暂时不想说话,神情恹恹地靠着车窗,任由摆弄。

    “你为什么会在这儿?”休息够了,始终没等来柳岸的坦白,她才缓缓开口。

    “遛狗。”柳岸答得迅速,好似早有准备的问心无愧。

    “柳岸。”周棉清转头看过去,并不满意这个答案。

    当年那场大火登上头版头条,几乎成了所有人的谈资,柳岸虽然不涉及利益纠纷,但凤凰城是什么地方,消息四通八达,其中不少内幕。她非要选这个日子跑到三十公里外墓地边上的公园来遛狗,怎么可能是无意?

    “该去接tiny了。”柳岸岔开话题,从周棉清身上下来,捞起K子穿好,作势要开门出去。

    “多陪陪我吧。”周棉清拉住柳岸,哑着嗓子更显可怜,“今天好歹也是我成为孤儿的第四年。”

    果真停下动作,两人并排坐着,柳岸背挺得很直,好像答应陪她就真是同情心泛lAn,借给无依无靠的小孩一个肩膀。周棉清挽住柳岸的胳膊,温驯地偏头靠上去,x腔里发出沉闷的叹息。

    母亲的碑前常年有新鲜的红玫瑰,nV人生前极喜欢这俗透了的玩意,Si后还有人愿意为她准备。而那个早被人抛之脑后的男人,骨灰都不知道被扔在哪个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