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仙侠>苟苟(双性) > 第六章
    宋荀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剧烈挣扎,像突然染了疯病,四肢不停地乱打乱踢。男人一只手差点没制住他,被宋荀手腕上的手铐砸中了额头。

    温热的血液沿着他的额角流下来,直顺着他的脸颊流到嘴角,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在嘴里过了个味又一口啐到地上。

    手往脸上一探,手心里全是鲜红的血。他把宋荀放下来,抵在墙上,长腿夹在宋荀扑腾着的两腿之间将他禁锢住。

    看见宋荀哭得满脸眼泪,水红的嘴吓得不停的颤动,一副马上要昏过去的惨样,心底里升起一种极其快意的凌虐的欲望。他扣住他的后颈,粗糙的手掌抹上宋荀那张惨白的小脸,粗略地将把自己还热的血涂在宋荀的脸颊上,再把虎口那点血细细地抹到他还在抖动的嘴上,像女人涂得火热的妖艳红唇。

    宋荀几乎不敢再动,喉咙甚至因为恐惧而无法出声,僵在那里连眼泪都凝固了。男人涂完以后,掐着他的脸颊夸他,轻轻吻在他嘴角,“真乖,别乱动。”

    他太害怕了,那股腥甜的血腥味像变成了活体钻进了嘴里,在舌苔上划开来,浓得涌出一种呕吐的冲动。

    脸上属于男人的血液像烧起来一样炽烤着脸颊,滚热滚热的,他又簌簌的哭起来,大颗大颗的眼泪涨的他眼眶发酸。

    他的眼泪让男人的鼻息骤然兴奋起来,喷在他脸上像某种巨大的猛兽,透出想要撕咬的欲望。

    那根讨厌的舌头重新开始动起来,从他的嘴角,一直舔得脸颊,沿着蒙着他眼睛的黑布,吸他的眼睛,像过电的死鱼一样,他大动作地抖动了一下,却没再有任何动作。

    任由那根舌头和男人的唇,吸光他脸上的血和泪,嘬住他细嫩的颊肉,一个一个凶狠的吻铺满他整张脸。

    宋荀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剧烈挣扎,像突然染了疯病,四肢不停地乱打乱踢。男人一只手差点没制住他,被宋荀手腕上的手铐砸中了额头。

    温热的血液沿着他的额角流下来,直顺着他的脸颊流到嘴角,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在嘴里过了个味又一口啐到地上。

    手往脸上一探,手心里全是鲜红的血。他把宋荀放下来,抵在墙上,长腿夹在宋荀扑腾着的两腿之间将他禁锢住。

    看见宋荀哭得满脸眼泪,水红的嘴吓得不停的颤动,一副马上要昏过去的惨样,心底里升起一种极其快意的凌虐的欲望。他扣住他的后颈,粗糙的手掌抹上宋荀那张惨白的小脸,粗略地将把自己还热的血涂在宋荀的脸颊上,再把虎口那点血细细地抹到他还在抖动的嘴上,像女人涂得火热的妖艳红唇。

    宋荀几乎不敢再动,喉咙甚至因为恐惧而无法出声,僵在那里连眼泪都凝固了。男人涂完以后,掐着他的脸颊夸他,轻轻吻在他嘴角,“真乖,别乱动。”

    他太害怕了,那股腥甜的血腥味像变成了活体钻进了嘴里,在舌苔上划开来,浓得涌出一种呕吐的冲动。

    脸上属于男人的血液像烧起来一样炽烤着脸颊,滚热滚热的,他又簌簌的哭起来,大颗大颗的眼泪涨的他眼眶发酸。

    他的眼泪让男人的鼻息骤然兴奋起来,喷在他脸上像某种巨大的猛兽,透出想要撕咬的欲望。

    那根讨厌的舌头重新开始动起来,从他的嘴角,一直舔得脸颊,沿着蒙着他眼睛的黑布,吸他的眼睛,像过电的死鱼一样,他大动作地抖动了一下,却没再有任何动作。

    任由那根舌头和男人的唇,吸光他脸上的血和泪,嘬住他细嫩的颊肉,一个一个凶狠的吻铺满他整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