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仙侠>苟苟(双性) > 第八章
    宋荀呆呆的,像个木人,呆滞的脸上全是茫然,他恍惚地点点头,“好,你要救我。”

    “我答应你。”

    宋荀像得了某种赦令,又哭又笑地点头,貌若痴狂的,“你救我,妈妈在等我,爸爸在等我,姐、姐姐也在等我,还,还有......”他哭的太凶,一口气说不过来,哆哆嗦嗦地咳嗽。

    男人温柔地拍他的背脊,“还有谁?”

    他使劲咽了口唾液,“还有,还有时杼哥也在等我,我,我明天就会回去是吗?是不是?”

    他哭得像个孩子,他本身也不过是个孩子,惨白的脸皱作一团,嘴角不停溢出津液来,被男人突如其来的吻吞进嘴里,他们有一个湿热交缠的长吻,长的宋荀快窒息得晕过去,他趴在男人的肩头微弱喘气,带着手铐的手不停的抠弄着男人的衣服,嘴上仍不停发问,“我明天就回去了是吗?我要回家了是吗?你不用送我的,你放我出去就可以了,好吗?”

    他神经质地不停的问,像多说一下就会成真似的。男人又在他脸上亲了几口,重新把他的手挂到了墙上,他站在一个冰冷的平面上,莹白的小脚不停的左右蹬着,还在来来回回地,重复问那几个问题。

    没一会儿,就被男人抱到一张铺好的行军床上,他光溜溜的站着,被束缚住的手腕不安地转动,怯怯的,像只惨兮兮的被抛弃的小动物。

    “饿吗?”男人的手掌在他身上抚摸,带着粗糙的质感的滚热的大掌一寸一寸的揉搓他的肌肤,几乎是迷恋的,他偶尔会停下来,凑过去轻轻地嗅他还带着湿气的肉体。

    宋荀没有犹豫地点点头。

    他被男人强迫着跪爬在床上,钳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张开了嘴,像只等待投喂的狗。

    带着腥气的粗大柱体直直挺进他嘴里,宋荀过了半晌才思虑过来这是男人的阴茎,被欺骗和凌辱的恨意将他激得失控,不顾一切的反抗在男人眼里又是那么不堪一击。

    宋荀呆呆的,像个木人,呆滞的脸上全是茫然,他恍惚地点点头,“好,你要救我。”

    “我答应你。”

    宋荀像得了某种赦令,又哭又笑地点头,貌若痴狂的,“你救我,妈妈在等我,爸爸在等我,姐、姐姐也在等我,还,还有......”他哭的太凶,一口气说不过来,哆哆嗦嗦地咳嗽。

    男人温柔地拍他的背脊,“还有谁?”

    他使劲咽了口唾液,“还有,还有时杼哥也在等我,我,我明天就会回去是吗?是不是?”

    他哭得像个孩子,他本身也不过是个孩子,惨白的脸皱作一团,嘴角不停溢出津液来,被男人突如其来的吻吞进嘴里,他们有一个湿热交缠的长吻,长的宋荀快窒息得晕过去,他趴在男人的肩头微弱喘气,带着手铐的手不停的抠弄着男人的衣服,嘴上仍不停发问,“我明天就回去了是吗?我要回家了是吗?你不用送我的,你放我出去就可以了,好吗?”

    他神经质地不停的问,像多说一下就会成真似的。男人又在他脸上亲了几口,重新把他的手挂到了墙上,他站在一个冰冷的平面上,莹白的小脚不停的左右蹬着,还在来来回回地,重复问那几个问题。

    没一会儿,就被男人抱到一张铺好的行军床上,他光溜溜的站着,被束缚住的手腕不安地转动,怯怯的,像只惨兮兮的被抛弃的小动物。

    “饿吗?”男人的手掌在他身上抚摸,带着粗糙的质感的滚热的大掌一寸一寸的揉搓他的肌肤,几乎是迷恋的,他偶尔会停下来,凑过去轻轻地嗅他还带着湿气的肉体。

    宋荀没有犹豫地点点头。

    他被男人强迫着跪爬在床上,钳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张开了嘴,像只等待投喂的狗。

    带着腥气的粗大柱体直直挺进他嘴里,宋荀过了半晌才思虑过来这是男人的阴茎,被欺骗和凌辱的恨意将他激得失控,不顾一切的反抗在男人眼里又是那么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