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仙侠>苟苟(双性) > 第七章
    顶头的蓬头洒下的热水从他头顶浇下来,怎么也平息不了通身的寒意和心底的胆颤。

    胆小鬼宋荀从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种令人遍体生寒的邪恶,他生下来就带着怪病,个性又怯弱,家里人却更加惜爱他,较是女孩子的姐姐更甚。

    他被当成男孩子养大,既不聪明也不帅气,又偏偏比女孩子还要胆小。始终记得10岁时妈妈和别人说,“是啊,龙凤胎,儿女双全,是个好字。”

    他抬起头来,看见妈妈噙着笑温柔又哀伤地抚摸他的头顶。

    不应该这样的,他应该平平安安长大,成年的时候摘除多余的女性器官,成为一个虽然有点无能却普通的男人,娶一个温柔的妻子,平淡又平安的过一辈子。

    而不是被一个男人绑在地下室里,被掰开腿,舔他腿心那条不该存在的细缝。

    “变态!救命啊!变态,变态,警察,救我......”他的声音越来细,哭腔里不知何时混入了不能泻之于口的吟叫。

    肉蚌被分得很开,粗糙的舌苔狠重又狂热地从阴道口舔到他已经充血的阴蒂,打着卷把阴蒂含进嘴里。热度过高的口腔让宋荀有种融化的错觉,失禁感一波波袭来,火辣辣的让宋荀快死过去。

    作恶的牙齿咬住他一旁已经肿起来的内阴唇,他痛得惊叫起来。

    男人站起来,食指探到宋荀下头去,顺着自己舔开的肉蚌来来回回的摩擦,偶尔会恶趣味地掐住可怜兮兮的阴蒂碾磨,让宋荀像过电般的死鱼一样弹动。

    “你就喜欢这样的,我知道,刚才舔得爽不爽?啊?”

    顶头的蓬头洒下的热水从他头顶浇下来,怎么也平息不了通身的寒意和心底的胆颤。

    胆小鬼宋荀从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种令人遍体生寒的邪恶,他生下来就带着怪病,个性又怯弱,家里人却更加惜爱他,较是女孩子的姐姐更甚。

    他被当成男孩子养大,既不聪明也不帅气,又偏偏比女孩子还要胆小。始终记得10岁时妈妈和别人说,“是啊,龙凤胎,儿女双全,是个好字。”

    他抬起头来,看见妈妈噙着笑温柔又哀伤地抚摸他的头顶。

    不应该这样的,他应该平平安安长大,成年的时候摘除多余的女性器官,成为一个虽然有点无能却普通的男人,娶一个温柔的妻子,平淡又平安的过一辈子。

    而不是被一个男人绑在地下室里,被掰开腿,舔他腿心那条不该存在的细缝。

    “变态!救命啊!变态,变态,警察,救我......”他的声音越来细,哭腔里不知何时混入了不能泻之于口的吟叫。

    肉蚌被分得很开,粗糙的舌苔狠重又狂热地从阴道口舔到他已经充血的阴蒂,打着卷把阴蒂含进嘴里。热度过高的口腔让宋荀有种融化的错觉,失禁感一波波袭来,火辣辣的让宋荀快死过去。

    作恶的牙齿咬住他一旁已经肿起来的内阴唇,他痛得惊叫起来。

    男人站起来,食指探到宋荀下头去,顺着自己舔开的肉蚌来来回回的摩擦,偶尔会恶趣味地掐住可怜兮兮的阴蒂碾磨,让宋荀像过电般的死鱼一样弹动。

    “你就喜欢这样的,我知道,刚才舔得爽不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