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仙侠>苟苟(双性) > 第十二章
    男人照样给他喂饭,一日三餐分得开,宋荀偶尔可以得到一杯牛奶,更多时候是男人口中所谓的“牛奶。”

    在进食之前,不由分说地把粗硬的阴茎捅进他嘴里,让他整个口鼻间都充斥着男人下面的麝香味和精液的苦腥气。

    就算是口交,男人也喜欢极富占有欲的姿势,他常扣住宋荀的后脑勺,手指插进他的发里,不许他挣脱,自顾自地把自己粗大得可怕的阴茎插进宋荀细嫩紧致的嗓眼,他失神地进出着,又狠又猛地,像要将宋荀贯穿。他喜欢逼得宋荀干呕,那时候宋荀喉咙紧得叫他欲仙欲死,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白光,像升天了似的。

    他从来不敢把东西全插进去,宋荀那小细喉咙一定受不住,现在半截露在外面,没插几下,宋荀就苦着一张脸哭得不成人样了,全进去了,估计宋荀要哭得没命了。

    他不在乎宋荀能不能给他全含进去,他就爱看宋荀大张着嘴把他的大东西吞进嘴里,唇红齿白的,难受又隐忍的小模样,看着叫人骨头发软。

    最喜欢的是让宋荀吞下他射在他嘴里的阳精,又浓又多,够宋荀含个满嘴,然后合住他的下巴,叫他乖乖喝下去。他拿出相机来,拍摄宋荀紧绷着的脸,咕哝一声将涩苦的男精全数咽进肚子里。

    有时候宋荀被他欺负惨了,又会像一只被抛弃的幼兽缩成一团,他会把他抱着怀里亲吻,奖励他一杯热牛奶。

    宋荀神经长期紧绷,很长一段时间拒绝排泄。像小儿把尿一样的被抱在男人怀里已是十分羞耻,但更让他惊惧的是男人无时无刻存在的镜头,和他排尿后男人舔舐他的性器,小小的颜色粉嫩的阴茎被男人含在嘴里,滋滋有味的吮着,丝毫不像他给男人口交时艰难得快死去的痛苦,男人似乎极享受他稍带点尿骚味的精液。

    宋荀惊骇于男人的举动,他只听过早先年农村有生了儿子亲吻生殖器的陋习,却不知道还有人这么扭曲的性癖。

    男人永远不管他的爱憎,他照旧按自己喜欢的来,并强迫宋荀习惯,逐渐让宋荀在这诡异的行为中得到快感。

    如男人所说,他为宋荀买了许多裙子,在给他洗完澡以后给他换上,每换一身就给他拍一次照。宋荀听见那咔擦一声,整个人就一下软下来,在男人手里像只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

    男人照样给他喂饭,一日三餐分得开,宋荀偶尔可以得到一杯牛奶,更多时候是男人口中所谓的“牛奶。”

    在进食之前,不由分说地把粗硬的阴茎捅进他嘴里,让他整个口鼻间都充斥着男人下面的麝香味和精液的苦腥气。

    就算是口交,男人也喜欢极富占有欲的姿势,他常扣住宋荀的后脑勺,手指插进他的发里,不许他挣脱,自顾自地把自己粗大得可怕的阴茎插进宋荀细嫩紧致的嗓眼,他失神地进出着,又狠又猛地,像要将宋荀贯穿。他喜欢逼得宋荀干呕,那时候宋荀喉咙紧得叫他欲仙欲死,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白光,像升天了似的。

    他从来不敢把东西全插进去,宋荀那小细喉咙一定受不住,现在半截露在外面,没插几下,宋荀就苦着一张脸哭得不成人样了,全进去了,估计宋荀要哭得没命了。

    他不在乎宋荀能不能给他全含进去,他就爱看宋荀大张着嘴把他的大东西吞进嘴里,唇红齿白的,难受又隐忍的小模样,看着叫人骨头发软。

    最喜欢的是让宋荀吞下他射在他嘴里的阳精,又浓又多,够宋荀含个满嘴,然后合住他的下巴,叫他乖乖喝下去。他拿出相机来,拍摄宋荀紧绷着的脸,咕哝一声将涩苦的男精全数咽进肚子里。

    有时候宋荀被他欺负惨了,又会像一只被抛弃的幼兽缩成一团,他会把他抱着怀里亲吻,奖励他一杯热牛奶。

    宋荀神经长期紧绷,很长一段时间拒绝排泄。像小儿把尿一样的被抱在男人怀里已是十分羞耻,但更让他惊惧的是男人无时无刻存在的镜头,和他排尿后男人舔舐他的性器,小小的颜色粉嫩的阴茎被男人含在嘴里,滋滋有味的吮着,丝毫不像他给男人口交时艰难得快死去的痛苦,男人似乎极享受他稍带点尿骚味的精液。

    宋荀惊骇于男人的举动,他只听过早先年农村有生了儿子亲吻生殖器的陋习,却不知道还有人这么扭曲的性癖。

    男人永远不管他的爱憎,他照旧按自己喜欢的来,并强迫宋荀习惯,逐渐让宋荀在这诡异的行为中得到快感。

    如男人所说,他为宋荀买了许多裙子,在给他洗完澡以后给他换上,每换一身就给他拍一次照。宋荀听见那咔擦一声,整个人就一下软下来,在男人手里像只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