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周末早晨,早川正裹在被子里睡的正香。

    门外突然响起巨大的敲门声把睡梦中的早川吓了一大跳。

    “请签收一下你的快递——”

    是一个男性快递员的声音。

    早川有些懵地从床上坐起来,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抓了件椅子上搭着的外套披上,脚步虚浮的打开了卧室的门。

    迎面见到了一个半人高的巨大盒装快递。

    还迷迷糊糊的早川一下吓醒了。

    等等,她房门外面是她家的客厅啊——怎么会有快递员送货进屋??

    毛骨悚然的诡异感萦绕在她心头,早川双眼瞪大,心跳加快,慌忙的锁上门,忍不住复盘刚刚发生的一切。

    她确实听见有个“男性快递员”敲了她的房门,并说有她的快递。但她并没有看见人在哪。

    早川脑子里出现了无数个关于未来的画面,里面是她各种各样的死法。

    快乐的周末早晨,早川正裹在被子里睡的正香。

    门外突然响起巨大的敲门声把睡梦中的早川吓了一大跳。

    “请签收一下你的快递——”

    是一个男性快递员的声音。

    早川有些懵地从床上坐起来,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抓了件椅子上搭着的外套披上,脚步虚浮的打开了卧室的门。

    迎面见到了一个半人高的巨大盒装快递。

    还迷迷糊糊的早川一下吓醒了。

    等等,她房门外面是她家的客厅啊——怎么会有快递员送货进屋??

    毛骨悚然的诡异感萦绕在她心头,早川双眼瞪大,心跳加快,慌忙的锁上门,忍不住复盘刚刚发生的一切。

    她确实听见有个“男性快递员”敲了她的房门,并说有她的快递。但她并没有看见人在哪。

    早川脑子里出现了无数个关于未来的画面,里面是她各种各样的死法。

    快乐的周末早晨,早川正裹在被子里睡的正香。

    门外突然响起巨大的敲门声把睡梦中的早川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