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历史>深海祁煜 > 初见
    天有些暗沉,风在我耳旁发出呜咽的哭声,我抱了抱发冷的胳膊,打算离开海岸回家去。

    今天落潮的时间比较早,沙滩上已经没有什么好的贝壳了,我提起篮子就要离开。

    忽然,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一闪而过的光彩,我有些兴奋地朝那个方向跑去,看起来是个上好的贝壳。

    等我期待地就要伸手去扒拉那个贝壳时,却发现,这是一个搁浅在沙滩上的小美人鱼。

    它的脑袋一半埋在沙子里,上半身被盖得严严实实的,尾巴大半露在外面,尾巴上覆盖着漂亮的鳞片,看来刚才看到的就是这个了。

    我有些失落,但看到这条人鱼奄奄一息的样子,又赶忙将它刨出来,放到海水里。

    它进到水里后,不一会儿就将那些沙子吐了出来,懵懵懂懂地睁开了眼,我戳了戳它的头,问:“你还好吗?”

    小人鱼在海水里晃了晃脑袋,伸出双手将我的手指包住,又吐出一串泡泡来,接着跟一条死鱼般一动不动了。

    我本是想放它回海里就离开的,这下可犯了愁,想了想还是把小人鱼抱起来放到篮子里,篮子不大,小人鱼只能勉强蜷缩在里面。

    我整理着它的尾巴,手上一疼,转来一看流了血,这才发现它的鳞片和娘的菜刀一样锋利。

    血流得有点多,鳞片上也布满了红痕,我已经感到右手在发冷了,有些吃力地把篮子挎在左手臂上,用花布盖住篮子,回家。

    幸好天色较暗,没什么人注意到我的手,一路上和姐妹长辈们点头打招呼就是了。

    我家的小屋稍微偏远一些,要多拐三条路,远远地便可看到烛火在桌上跳动着,这个时候娘在等我回来,门总是大开着,等我进了屋才关。

    我和平常一样先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放下篮子,掀开花布看了一眼小人鱼,看它还是昏迷的样子有点着急,但娘在喊我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