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青春>闺蜜让我出轨她男友 > 奇怪的X癖
    "...啊?我,好吧...取件码发我...嗯..."苟思曼懊恼地放下手机,在花枝恨铁不成钢的注视下,委屈地讨饶"我还是说不出口,宝,你别气了,下次,下次我保证一定拒绝她们!"

    "我真是服了你了,你们还要一起念三年,你想想她们还要欺负你三年!"

    "两年..."苟思曼心虚地比划,"大四就要去医院见习了。"

    花枝朝她翻白眼:"管他两年三年,老娘一天都忍不了,过会儿我帮你一起拿上去,几天不收拾那个姓王的死婆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

    俩人说着从京开大学的侧门嚼着奶茶去驿站替苟思曼室友取快递,驿站的小妹老远看到苟思曼自顾自地打招呼:"我记得你!临床的王若琳对吧!稍等哦。"

    花枝的火气噌地一下又上来了。

    苟思曼忙拦住她:"别气别气!诶,你再给我表演下只吃小料不喝奶茶呗。"

    被她一打岔,花枝转移了注意力,一本正经给苟思曼展示又馋又怕胖的舞蹈生必备技能:"就这样..."

    江圻陪周庭白在游泳馆游了一下午,周庭白不想同他去外面鬼混,他没办法,只好拉人陪他拿快递,算补偿。

    "诶,"江圻看到苟思曼,示意周庭白,"那不是你女朋友么。"

    "嗯。"

    "就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