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青春>如何逐步沦为家主的老婆 > 第十四章 前夕(/agry /女装/玉势/扇X)
    自从裴府与伍府定下婚约,裴子渊就不让安霖走出裴府半步。

    院子里的下人仿佛一夜间全部消失,只剩安霖和裴子渊两人,安霖自动自觉地又承担起服侍裴子渊的工作。

    然而,裴子渊却仿佛越来越暴躁,一点小事都能让他阴沉着个脸,晚上变着法子折磨安霖,安霖苦不堪言。

    “你为什么不能是个女人?”裴子渊最近在床上总是会问这句话。

    安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倘若他是女子又如何,能够更加光明正大的作为他的玩物吗?

    之后,裴子渊倒像是真想把安霖变成女人。

    安霖时常被安排穿着一件白色的翠烟衫,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他的头发梳成一个低低的髻,斜插一支碧玉龙凤钗,显得清雅脱俗。

    竟真如一位大家闺秀一般。

    只有安霖变成这样,裴子渊才会心情好一点。

    他总是喜欢对安霖动手动脚,时不时摸摸翘嫩的屁股,时不时摸一摸奶,有时甚至直接伸手进长裙中色情的揉弄软嫩的玉柱,直到把白浆弄出来才罢休。

    “你说你这个样子,怎么和别的女人上床?”裴子渊一想到不久后,安霖和伍葭年大概也会躺在一张床上,甚至做这样的事情,他就无法遏制的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