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青春>所谓如露如电 > 第十六章
    黑沉永无乡终究不是秦晔归宿。

    醒来后不知几时,他居然仍旧一件衣服都无,赤条条、大剌剌地枕在酆白露腿上,有两只手贴着他的面颊,接连地抚弄。

    后脑和脖颈受到的热度是温热的,触感也极柔滑,秦晔都不用动脑子想,就知道酆白露应当也不曾挪窝,也该是不着寸缕的。

    他自然也累极,却并不很想睡。酆白露如此劝诱他,秦晔也只是顺了意……酆白露却如此一动不动,搂着他过了几个时辰。

    秦晔因醒来发出的动静很快便迎来酆白露的关怀,他将手拢在秦晔鬓边,有下没下地梳拢着那处的散发:“醒了么,阿秦?”

    “嗯……”秦晔应了一声。他现在清醒,脑里的热血也消下,愧怍、恐惧、爱怜,担忧等种种情绪搅得他不得安生,干脆做鹌鹑,闭眼。

    “‘嗯’些什么?”酆白露道,“醒了不看我。好叫人难过。”

    你难过些什么?

    秦晔浓眉耸动两下,仍旧是不睁眼。

    酆白露轻笑几声,不去追究他。本来秦晔等他再说些什么,好来接话,就可避免这类尴尬——可酆白露居然一个字儿都不再说,只有下没下地,抚弄他皮肉。

    他二人皆赤条条,如此缠在一起,沉醉时便如一体双生的亲昵,清醒时只叫人觉得浑身发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