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青春>所谓如露如电 > 第五章
    栖鸾自秦烨回来后,没见他提起与酆白露相见的事儿。

    这未免太奇怪。要知道以秦烨的话痨性子,就是栖鸾不问,他都要说的。此番一字不提,想来有什么难言之隐。

    栖鸾是懂事的姑娘,秦烨不说,她便不问,潇潇洒洒与秦烨过几日,见他竟然还不走,不免疑惑道,“秦烨,你怎么还不走?”

    秦烨虽然不似酆白露一闭关就是十年二十年,但也不是闲的住的性子。常常不是在这个秘境就是在那个灵界,纵使回宗门也不过小住几日,三五年里也等闲看不到人影的。

    这一次——栖鸾粗粗一算,竟有足足九日!

    天爷啊,这是多么罕见的事儿,栖鸾再忍不住心中疑虑,索性张口问个清楚,好歹心里头有个数。

    秦烨听得她问话,仿佛极无语地冲她翻个白眼,且道,“小崽子,你盼我早走么?”又装模做样掸掸衣袖上的灰,慢条斯理道,“傻栖鸾,我联系老友也要时间,隔着千山万水,总不是随随便便张口便联系得上的。”

    栖鸾道,“联系他们作甚?”

    她一直知道秦烨有三五挚友,可自被记事起没见他们往来过;或许也有,不过只是秦烨去拜访他们而他们从不上门罢了,是以至今不知道那几人是男是女是胖是瘦,不过依稀有个印象。

    秦烨道,“你不乐得出去玩?见你哭得凄惨,大发慈悲,打算带你离了这山头,好好出去玩一玩。”

    栖鸾听得他这一番话,先怔愣了好一会儿,又如小鸟雀叽喳般尖细却娇柔地发出小小的惊叫声、欢笑声,边问询着,“真的吗?秦烨?真的吗!”边不能自抑地转了几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