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历史>吸引法则 > 是做呀 ()
    徐予白的胸口在起伏,还在小声喘气,她说:“小晚你会吗?”

    桑晚心头一震,磕巴道:“不就是亲亲吗?”

    “小晚好单纯,当然不只是亲亲~”徐予白搂住桑晚的脖子,脸上笑吟吟看着她,挺起腰蹭了蹭桑晚:“是做爱呀……”

    “!”桑晚仿佛掉进了狼窝,还是一只很会勾引人的狼,偏偏还是自己喜欢的狼。

    “小晚不会的话,我教你好不好?”徐予白的手卡进桑晚的指缝与她十指相扣。

    然后牵起了她的手,带到身下……

    “我已经很湿了呢~”徐予白此刻在桑晚眼里就是妖精,会吃人。

    身下的人张开了腿,扭过头把私处给她看。

    “小晚,帮我把内裤脱下来。”

    桑晚现在已经没有了独立思考,徐予白让她做什么她就机械般的照做,手抖的脱下了那层布料。

    “是不是有很多水,小晚要不要感受一下,烫不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