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历史>高岭之花的性幻想(双/快穿) > 体育生兄弟轮番言辱,RN闻B扇脸,假清高被教鞭抽N当面失
    祝今舟第一次感受到初秋的夜晚竟然如此寒冷彻骨。

    他如坠冰窟,蓦然怔住的身体开始慢慢颤抖起来。他的手僵在半空中,掌心还因为刚刚扇脸的举动红肿发烫,却不知道该去捂挺立的奶头还是流着水的小逼,况且无论如何都像是婊子在立牌坊,最终只得无力地垂落下来。他哑口无言,只能沉默着带着乞求的眼神看着彭冉和薛启一步步逼近。

    祝今舟只给数学系的学生开课,但也经常有其他院系的学生特意来选课或是来旁听。

    但彭冉和薛启有些特殊,他们是他的课堂上唯二的两个体育生,还是面容有些相似的堂兄弟,高大健壮的身材和英气的纯男性面孔在地处北方的A大也十分惹眼。兄弟俩每次上课时就吊儿郎当地坐在最后一排,祝今舟因为他们只是旁听也不会刻意为难,只是在授课中环顾教室时偶尔眼神交汇一秒钟。

    两人此刻仿佛在报复上课时他轻飘飘的一瞥似的,视线带着浓重的压迫感步步紧逼,轻慢又恶意地扫过他的脸颊、奶子和小逼。

    空荡荡的教室里保持着令人窒息的、浓重得像是要滴水的沉默,直到两人走到祝今舟面前,薛启夸张地“哎呀”出声:“刚刚走到楼道里就闻到了一股子骚味,我们还奇怪学校里怎么会有贱狗大晚上的偷偷发情,原来是咱们的祝教授祝老师呀。”

    彭冉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两只肥奶:“我以为你人看着瘦巴巴的,胸肌练得还挺好,没想到是长了两只藏也藏不住的骚奶子!也真是辛苦你每天还要拿布给裹上,否则要是没裹紧上课时被发现了,肯定得被整整一班人排着队捏爆你的大奶球!”

    他说着便走上前来一手握住一只奶子,粗暴地把祝今舟按倒在课桌上揉捏玩弄起来,乳肉饱满得在他的指缝里溢出,被挤得泛白变形。

    薛启被他挤到一旁,仍是笑嘻嘻地说:“祝老师长了母狗的奶子还不够,怎么还长了母狗的逼呀?”他竟然埋下头去闻那泛着水光的淫逼,边用力吸气边啧啧称奇:“好热好骚的逼,居然还是嫩红嫩红的,怎么,之前干你的鸡巴满足不了你吗?还要大晚上在教室里发骚勾引我们?”

    祝今舟惨白着脸一言不发。他脑海中一片混乱,发现自己实在是无话可说。

    不要这样做,我是你们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