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历史>高岭之花的性幻想(双/快穿) > 戴R夹阴蒂夹跳绳甩N表演,玻璃桌上一字马被骂
    “十、十六,十七……哈~哈啊,十八,十九,二、二十!嗯啊~好、好疼……”

    祝猛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听着面前的养子尾音发颤的报数声,少年的声音被痛苦和快感浸润,每报几个数就要停下来喘息一会,偶尔数错就会被祝猛粗暴地打断,要求他从零开始重新报。

    祝今舟今早刚用小逼伺候完养父起床,就被祝猛拉着去“晨练”——当然,这是祝猛新想出来的、用来折磨他的淫邪玩法。他被要求光裸着身子跳绳,戴着某些特殊的饰品,好好给祝猛表演下甩奶舞。

    祝猛给他准备的饰品分明是下流的刑具。

    那是一束银质的锁链,泛着莹润的亮光,但末端却分为三条细链,各连接着一个小巧的金属夹。祝今舟被戴上这束链条的时候才知道,这竟是一套连体的乳夹和阴蒂夹!今早祝猛故意把他的奶头和阴蒂吃得尤其红肿,正是敏感得不行的时候,但却可怜兮兮地无处可逃,只能发着抖被冰冷的金属夹狠狠碾过。

    金属夹带来的痛感在蜷缩着身子时还尚能承受,他能通过减少动作能最大程度降低链条的扯动,然而被要求跳绳时这一切都变成了妄谈。

    祝今舟才跳了第一下便被刺激得掉了眼泪。链条虽细但仍有重量,一次次跳起落地时,链条由于惯性摆动的幅度总是相对滞后,金属夹便一次次拖拽着娇嫩的奶头和阴蒂。更不要说他跳绳时上下乱甩的奶肉,几度把链条拉伸到极致,几乎是撕扯着可怜的三点了。

    “呜,好痛、好痛!哈啊~不行、不行了,跳不动了……”祝今舟狼狈地哭喘着,最为敏感的末梢一阵阵传来尖锐的酸胀与疼痛,刺激得他逼水狂喷,鸡巴也凭空射了三四回,已经软趴趴地萎靡在腿间了。一百次的跳绳次数仿佛永远也数不到头,刚开始多半是他数错了或长时间中断被祝猛要求重数,到后来他的脑子已经变成了一团浆糊,也分不清自己数没数错,听到祝猛让他重数的指令就机械性地从零开始……

    祝猛翘着腿欣赏着面前的少年香汗淋漓、淫喘连连的甩奶舞。

    祝今舟生得清瘦,只有一双奶子和屁股看着肥大,都是祝猛一天天虐玩揉大的。此时两个奶子像大水球似的上下弹跳,白花花的乳浪简直晃了人的眼睛,原本白皙的奶肉现在被玩得血管贲张,透出青色的脉络来。而上头的两颗奶头又肿大得像两颗大樱桃,像是轻轻划破就会汁水淋漓的下贱样子。

    小逼上的阴蒂简直不能称之为阴蒂了,在长时间的淫虐下原本小小的肉粒已经被拖拽成了一长条!有幼童的一节小指大小,也是红肿到了极限快要破皮了。

    看上去即使一会摘下金属夹,这阴蒂条也缩不回逼了,只能不甘不愿地露在小逼外边。祝猛边套弄着自己的鸡巴边想,这时就应该让他穿上蕾丝内裤,想必走几步路就要被磨得喷水,只能捂着逼在地上乱爬。

    “报错了,重报!”

    祝今舟不知道第多少次听到这个残酷的命令,他的腿酸疼得快抬不起来,阴蒂和奶头像被拽掉了一样完全失去了知觉,奶球也被大力摇晃得发疼,只有小逼仍在不知廉耻地疯狂潮吹。祝猛把量着他精神彻底崩坏的度,这次总算是让他磕磕绊绊地数到了一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