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历史>高岭之花的性幻想(双/快穿) > 烂裹抹布狗爬擦地,被悬空举起边P眼被边擦窗
    灯火通明的别墅内窗帘大开着。

    如果有人这个时候在外面朝里面看,就会看见一幅极度淫邪下贱的场景——

    一个看起来脸上稚气尚存、眉眼秀美的少年,本该穿得青春洋溢朝气蓬勃,如今竟光裸着身子以母狗似的姿势四脚着地在地上爬行。更诡异的是,少年有一双与他的性别、年龄都极度不相符的、沉甸甸的大奶子,奶子上裹着几圈被水打湿的抹布,少年的脖颈微向下俯,一双大奶子就随着母狗爬的动作在地上不断拖行着。

    祝今舟急促地呼吸着,虽然湿抹布包裹住了奶头和奶肉,避免了绝大多数的摩擦和剐蹭,但刚刚被玩弄过度的奶子仍然敏感得很,感受到阵阵疼痛与酸胀。尤其是他实在是体力不支,四肢虚弱绵软得不像话,用奶子擦地的过程中好几次重重地倒在地板上,更是把胸前的两团压成了肉饼。

    但他没有办法求饶或小憩一会,毕竟刚刚是他自己说要用烂奶子给爸爸做抹布擦地。于是祝猛指着刚刚自己往他身上射尿的地方,让他用奶子把地上的尿和淫水都给擦了。

    胸前的抹布已经被尿液浸湿了大半,祝今舟的鼻腔里萦绕着浓烈的尿骚味。用奶子擦地比他想象的要困难得多,虽然一双奶子已经被玩得有些松垮垮的,与地面的接触面积还是有限,于是他每趴在一滩尿液上面时,就要开始用力地晃动自己的奶子,连带着两瓣大屁股和淫肉外翻的小逼也一起骚浪地摇起来。

    祝猛在他身后盯着,就觉得这骚货仿佛在被个透明人肏着一样,小逼还随着乳摇的动作一开一合,得了趣似的流出一大股子淫水。

    祝今舟身体愈发热起来,他摩擦奶子的动作不自觉地变重了,想让疼痛压抑住发骚的奶头和小逼。室内气温有些低,他感觉一阵阵冷风吹进自己被肏开了的小逼,身体的空虚越来越强,他几乎是有些疯狂地甩起奶子和小逼来。

    不够!还不够!好想让什么粗糙的东西来磨烂他的逼!好想让什么粗壮的东西来肏爆他的逼!好痒、好痒……好想高潮、让我高潮……

    情迷意乱之际,他听见身后传来养父的嗤笑:“真是从没见过你这样的贱货,擦个地也能发情。满脑子只剩男人鸡巴的母猪,是不是只要看见大鸡巴就会跪下来求他们来肏你的逼啊?”

    祝猛话音刚落,竟看见养子软倒了上身、翘着烂逼又潮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