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竞技>血土弃子 > 他们是忠实的明日战士
    十四岁生日的前一个月,弗朗茨收到了从洛夫城寄来的礼物。那是块儿唱片大小,掺橘子碎和榛子的巧克力,被邮车的发动机烘的融化。他当场吃掉了八分之一,给母亲和哥哥留下四分之一,八分之一给海因里希,剩下的一半放进书柜的侧面,每周吃一块,可以吃一个月。

    “你爸爸现在在哪儿呢?”海因里希站在阳光下,汗毛反射出点点金光。他比弗朗茨大一岁,处在孩童和成人的临界点,正努力从少年的躯体中凿出一个男人形状。他高挑健壮,掌心粗糙,袖子挽起来炫耀小臂上那条和游击队员搏斗留下的油亮伤疤--很奇怪,弗朗茨敢担保它看上去比之前还要明显,好像压根没有愈合的迹象。

    “洛夫城,”弗朗茨说,“你父亲呢?”

    海因里希很轻蔑的笑了笑,弹掉一点烟灰,“他在执行秘密行动,宪兵的地点可不是随时都能报告的。”

    约翰问:“你担心他的安全么?”

    “他在执行秘密任务。”海因里希重复道,睥睨着瘦小的男孩,“和某些人的消防志愿者父亲不同,他知道男人真正的战场在哪里。”

    “哦,天啊。”约翰的脸腾的一下红了,小声哼哼,“我只是担心考夫曼先生,卡尔的哥哥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消息,你记得的,弗朗茨,不是么?他在伊纽瓦.....”

    “所以你认为我的父亲也会这样,你认为他也会像那个懦夫?卡尔·罗森塔尔是八分之一的帕罗亚人,八分之一的米嘉斯人,这就是四分之一的杂种!他的血统早就被玷污了,你可以从他的鼻子看出来。他闻起来也像帕罗亚的牛粪。奥托·罗森塔尔肯定是做逃兵了,现在正躲在哪个山沟里尿裤子。我马上就报告给甘索迈尔先生,让他好好把那杂种揍一顿,看他还敢胡乱散播谣言。”

    “哦,上帝啊,”约翰低声呻吟,“请不要这样,忘记我说的话好么?”

    “闭嘴!”海因里希站起来,居高临下的俯视他,“你觉得你能告诉我怎么做么?你是青年前卫队的大队长么?”

    “我不....”

    海因里希用力推搡约翰,“回答我!”

    十四岁生日的前一个月,弗朗茨收到了从洛夫城寄来的礼物。那是块儿唱片大小,掺橘子碎和榛子的巧克力,被邮车的发动机烘的融化。他当场吃掉了八分之一,给母亲和哥哥留下四分之一,八分之一给海因里希,剩下的一半放进书柜的侧面,每周吃一块,可以吃一个月。

    “你爸爸现在在哪儿呢?”海因里希站在阳光下,汗毛反射出点点金光。他比弗朗茨大一岁,处在孩童和成人的临界点,正努力从少年的躯体中凿出一个男人形状。他高挑健壮,掌心粗糙,袖子挽起来炫耀小臂上那条和游击队员搏斗留下的油亮伤疤--很奇怪,弗朗茨敢担保它看上去比之前还要明显,好像压根没有愈合的迹象。

    “洛夫城,”弗朗茨说,“你父亲呢?”

    海因里希很轻蔑的笑了笑,弹掉一点烟灰,“他在执行秘密行动,宪兵的地点可不是随时都能报告的。”

    约翰问:“你担心他的安全么?”

    “他在执行秘密任务。”海因里希重复道,睥睨着瘦小的男孩,“和某些人的消防志愿者父亲不同,他知道男人真正的战场在哪里。”

    “哦,天啊。”约翰的脸腾的一下红了,小声哼哼,“我只是担心考夫曼先生,卡尔的哥哥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消息,你记得的,弗朗茨,不是么?他在伊纽瓦.....”

    “所以你认为我的父亲也会这样,你认为他也会像那个懦夫?卡尔·罗森塔尔是八分之一的帕罗亚人,八分之一的米嘉斯人,这就是四分之一的杂种!他的血统早就被玷污了,你可以从他的鼻子看出来。他闻起来也像帕罗亚的牛粪。奥托·罗森塔尔肯定是做逃兵了,现在正躲在哪个山沟里尿裤子。我马上就报告给甘索迈尔先生,让他好好把那杂种揍一顿,看他还敢胡乱散播谣言。”

    “哦,上帝啊,”约翰低声呻吟,“请不要这样,忘记我说的话好么?”

    “闭嘴!”海因里希站起来,居高临下的俯视他,“你觉得你能告诉我怎么做么?你是青年前卫队的大队长么?”

    “我不....”

    海因里希用力推搡约翰,“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