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历史>驯良 (百合futa) > 02阿奇
    领路人终于带着她走到那棵h叶山毛榉下,斑驳的石碑底座深埋土中,和山毛榉盘根错节缠在一块。碑上刻了两排字,一排是莱藏语,写着「此为边界,禁地勿入」,另一排虽是辛玖看不懂的文字,但她猜意思应是一样的。

    领路人突然将手上引绳猛地一扯,辛玖被绳带着甩到地上,她吃痛地哼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嘴里的麻布被粗鲁地拽出来,毛糙布料磨破她g涩的口腔,堪堪蹭出一GU血味。

    辛玖清了清嗓子想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不像话,「谢……谢你带我来,但、但可以不要这么大力吗?」

    「我叫阿奇。」领路人低着头看不清神情,他喃喃说道:「等下会小力一点。」

    等下是啥个意思。

    辛玖只觉得莫名其妙:「噢,阿奇。」

    一阵无语。说是进奉给山神,但事实上是要被放在这里自生自灭了吧,辛玖想着。

    等阿奇走了之后,她要去寻些利石,先将手脚上的绳子割断,沿路捡些g柴,循着河流的方向走,然后找个能过夜的g净洞x……要是能在河里捉到鱼就更好了。

    她今天一整天都还没吃喝,舌头g又肚子瘪。

    但阿奇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看起来像是在等待什么。

    烈日由白逐渐转h,方才还呼啸的风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枝叶却仍沙沙地响,听起来不是蛇鸟穿梭、也不像是虫鼠窜动。

    领路人终于带着她走到那棵h叶山毛榉下,斑驳的石碑底座深埋土中,和山毛榉盘根错节缠在一块。碑上刻了两排字,一排是莱藏语,写着「此为边界,禁地勿入」,另一排虽是辛玖看不懂的文字,但她猜意思应是一样的。

    领路人突然将手上引绳猛地一扯,辛玖被绳带着甩到地上,她吃痛地哼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嘴里的麻布被粗鲁地拽出来,毛糙布料磨破她g涩的口腔,堪堪蹭出一GU血味。

    辛玖清了清嗓子想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不像话,「谢……谢你带我来,但、但可以不要这么大力吗?」

    「我叫阿奇。」领路人低着头看不清神情,他喃喃说道:「等下会小力一点。」

    等下是啥个意思。

    辛玖只觉得莫名其妙:「噢,阿奇。」

    一阵无语。说是进奉给山神,但事实上是要被放在这里自生自灭了吧,辛玖想着。

    等阿奇走了之后,她要去寻些利石,先将手脚上的绳子割断,沿路捡些g柴,循着河流的方向走,然后找个能过夜的g净洞x……要是能在河里捉到鱼就更好了。

    她今天一整天都还没吃喝,舌头g又肚子瘪。

    但阿奇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看起来像是在等待什么。

    烈日由白逐渐转h,方才还呼啸的风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枝叶却仍沙沙地响,听起来不是蛇鸟穿梭、也不像是虫鼠窜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