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历史>驯良 (百合futa) > 01辛玖
    辛玖双手被麻绳紧捆,左脚踝绑了一块沉重的大石,被领路人牵着往山里走去。她迈步的时候那石头在地上拖弋,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他们从后半夜不间断地走到隔日下午,还没到达目的地。辛玖口g的很,嘴里被粗布塞紧,极少的唾Ye刚分泌出来就被粗布x1尽了,不能言语。

    从这远远望过去,一棵巨大的山毛榉从榕林间冒头,槎枒的枝梢耸入云间,浅hsE的叶花绽在周围,白灰sE的粗壮树g至少十人合抱。

    听说那树下有一座石碑,是此行的终点。

    就快到了。

    辛玖回想着这一星期以来发生的事,仿若人生以最短的时间跌至谷底。

    她在初三的清晨与付秧一同入林打猎,她们追一只受伤的马熊追入了洞x,看见Y暗的洞x内通道错杂,还漫着一GU血腥腐臭味,她们也不敢再前进,决定打退堂鼓,但辛玖却在离开之际被一只鼠佛咬伤了。

    鼠佛善飞如鸟,喜食温血,常倒挂栖于Y暗处,会在夜里袭击人或家禽。在莱藏部落里被一只鼠佛咬伤不是多大的事,但坏就坏在咬了辛玖的这只并非普通的鼠佛。

    那只鼠佛的眼如斑点碧玉,眸中一缕猩红卷成旋状,宛如g人摄魄的涡x。牠有个古老传说赋予的名字──山神使。

    从几十代以前就有这么一个传说,山神使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挑选山神的侍者,被选中的人脖颈上会出现钩状烙印,身T开始发热,新伤口先流出翠绿sE的血Ye,过一段时间才逐渐转为鲜红sE。

    辛玖双手被麻绳紧捆,左脚踝绑了一块沉重的大石,被领路人牵着往山里走去。她迈步的时候那石头在地上拖弋,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他们从后半夜不间断地走到隔日下午,还没到达目的地。辛玖口g的很,嘴里被粗布塞紧,极少的唾Ye刚分泌出来就被粗布x1尽了,不能言语。

    从这远远望过去,一棵巨大的山毛榉从榕林间冒头,槎枒的枝梢耸入云间,浅hsE的叶花绽在周围,白灰sE的粗壮树g至少十人合抱。

    听说那树下有一座石碑,是此行的终点。

    就快到了。

    辛玖回想着这一星期以来发生的事,仿若人生以最短的时间跌至谷底。

    她在初三的清晨与付秧一同入林打猎,她们追一只受伤的马熊追入了洞x,看见Y暗的洞x内通道错杂,还漫着一GU血腥腐臭味,她们也不敢再前进,决定打退堂鼓,但辛玖却在离开之际被一只鼠佛咬伤了。

    鼠佛善飞如鸟,喜食温血,常倒挂栖于Y暗处,会在夜里袭击人或家禽。在莱藏部落里被一只鼠佛咬伤不是多大的事,但坏就坏在咬了辛玖的这只并非普通的鼠佛。

    那只鼠佛的眼如斑点碧玉,眸中一缕猩红卷成旋状,宛如g人摄魄的涡x。牠有个古老传说赋予的名字──山神使。

    从几十代以前就有这么一个传说,山神使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挑选山神的侍者,被选中的人脖颈上会出现钩状烙印,身T开始发热,新伤口先流出翠绿sE的血Ye,过一段时间才逐渐转为鲜红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