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都已经开了一次荤,唐三索性也就不再忍耐。与其自己一个人在半夜时分醒来面对身体的异状,不如在刚开始感觉到燥热的时候就告诉海玉箫,让他把自己给伺候舒服,晚上就能安心睡觉。反正他变成现在也有很大的一部分责任是在海玉箫身上,他用人也用得安心。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这个心理,之前还只是晚上才会出现不可控制的情潮,现在却是在偶尔的白天也会有难耐的时刻。

    “呃……嗯哈……”

    唐三半阖眼眸,感受着海玉箫为他进行的口活,舔过他的阴蒂,又吻上了他的柱身,手指紧攥着身下的床单,等待着下一次的高潮来临。

    “小三,你在吗?”门突然被扣响,传来阿银的声音。

    突然就这样从情欲中惊醒过来,唐三眼睁睁地看着门把手被按下,甚至都来不及想出什么阻挡的话语。只能快速地拉过身边的被子把两人都罩在底下,然后单腿用力,把弓着背在他下身亲吻的海玉箫给压下,让他在被子中显得没有那么突兀。

    门被缓缓推开,阿银带着唐三今天的午餐走了进来。

    “小三,你知道玉箫今天去哪儿了吗?”阿银微笑着把饭菜都放在之前准备好了小桌子上。“平时他都会准时到厨房来帮忙,今天却一直不见踪影。”

    感受到自己私密部位沉重的呼吸,唐三的目光有些闪躲:“他今天…应该是有事出去了吧。”

    “这样啊。”阿银点了点头。

    示意让唐三赶紧吃饭后,阿银的目光从唐三的身上不断下滑,到了一个点后顿住了。

    “小三,这被子……”

    “被、被子,怎么了吗?”唐三的喉结动了动,握着筷子的手指也有些僵硬。

    只见阿银向他靠近,缓缓地伸出了手。

    唐三几乎要以为阿银要掀起他的被子的时候,却发现阿银只是越过了他的身体,去够他放在床内侧的小被子。

    “这个是……?”阿银举起手中的小被子,看着上面明显是手工缝制的痕迹。

    “这个……”唐三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解释道:“是我给宝宝缝的,里面还有放安神的草药。”

    阿银听闻也觉得很稀奇:“你亲手给孩子做小被子?怎么不来找妈妈做?”

    “我以前……”唐三险些顺口说出前世的事,又及时停了下来。“我以前有听过,这样对孩子好,正好我现在也做不了什么。”

    “好,那如果需要妈妈帮忙要告诉我。”阿银摸了摸唐三的头,转身出门,最后又说了一句:“你……你们好好吃饭,注意休息。”

    唐三看着房门在他眼前被关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句‘你们’是什么意思,本该藏身于被子之下的海玉箫已经起身,又把唐三抱在怀里。

    “三三,你在看什么?”海玉箫问道。

    有些愣神地看向门口,唐三眨了眨眼道:“妈妈刚才是不是猜到了你在这里?”

    “咳。”海玉箫干咳了一声。“应该是吧,我刚才好像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