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草寻韵>历史>真真假假 > 5
    沈佳城跟上来,就听见那个人在前面说:“戒指给我摘了,手表摘了,……”

    说着说着,秦臻才意识到,沈佳城自己后腰的枪套都没摘,“枪也摘了,等着走火呢。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进浴室,我送你的东西不是给你这么糟蹋的。”

    明明第一次跟自己做的时候什么都摘掉,赤身裸体一腔赤诚,都是他妈的骗人的。

    “你来了雅苑就是选择上我的床,别那么多要求。”沈佳城的脾气也上来了,从到家门口等检查那会儿,他就一直在忍着。他的服务精神也是有限度的。

    可话音刚落,枪套、手表、袖扣、戒指,一路走一路摘,叮里咣啷倒是都卸下来了。

    沈佳城按住他肩膀,紧紧攥着他大腿内侧那一片肉,贴着他后颈说:“秦臻,婚戒摘不摘。”

    “……随你便。”

    “秦臻,之前在门口……”他抬起左手,扶住秦臻的肩膀,对上他黑色眼睛:“你是在担心我么?”

    “我动动手能找到的频道,指不定谁,在附近停着车就能找到。太不应该了。要是我这次没回来呢?”

    沈佳城越听他说就越兴奋,他分析得有条有理,可就是没有说个半个“不”字。

    “……你……嗯……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