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说是雪也太抬举我们了。”

    “既然有人敢明目张胆的用单向玻璃观察,就说明这个餐厅,哦不,是这个学院,已经超过正常学院的范畴了。”

    “人往往是利益至上的,装了单向玻璃却什么也不图不可能吧。”

    “我明白了,这背后也许藏着不为人知的交易。况且又是在匹尔特学院的餐厅,迪洛斯家族想必已经默认了它的存在。”

    果然传闻都是真的,舒柔心想。

    “嗯,所以你们俩要跟紧我知道吗?”

    “好。”

    “嗯。”

    才出门,迎面一群消耗者走来堵住了路。

    “几位想去消消食吗?”

    “多人饭后运动应该不介意吧,哈哈。”

    她们被肆意打量着,研时上前一步把她们护在身后。“不需要,出门看见恶心的东西就已经想吐了。”

    “你?!”一消耗者刚想上前,就被同伴拦了下来。

    为首的那个人笑着,看向她。“美nV,很可惜我们对你没兴趣。倒是后边内两个,怎么样?一起来玩玩啊?”

    一旁隐蔽处。

    “哎快看她们被围住了!”

    “这种事屡见不鲜,也没见你这么积极过。”

    “可…”那个小人鱼吓得快哭了…

    “盛,别cHa手。”

    这时,一阵风卷着雪花飘过,带着一GU沁香。

    盛深x1了口气。“盏你有没有闻到?”

    “嗯,怕是那个发抖的小家伙弄的。”胆子真小。

    突然,盏皱紧眉,望向一侧。

    只见那个叫肆的男人倚着树浑身发红。